学院概况机构设置人才培养招生就业教学教务学术科研合作交流校园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要闻  >>  正文
央媒聚焦我院新传承人:坚守传统留初心 匠心独具磨技艺
2018-12-11 14:45 宣传处    (点击: )

12月10日,《中国文化报》第5版以“我们的文化多么美”为题对非遗十大门类中的传统音乐、传统工艺、传统美术等领域的6位代表性人物(潘仕学、乔麦、张小飞、谭广辉、陈巧茹、林晨)进行了报道,讲述了他们技艺传承中的点滴故事,以此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传承人潘仕学是我院非遗研培计划第18期银饰制作技艺创新应用研修班学员,苗族银饰县级传承人,现为雷山县麻料村银匠协会会长。传承人乔兰蓉(艺名:乔麦)是我院手工艺术学院2001级装饰艺术设计专业的毕业生,年画艺术家,“乔麦年画”工作室(ATELIER QIAOMAI)创始人。师承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房志达、王祖德,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卢平先生。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市泰伯大学堂特聘教授。从事桃花坞木版年画的创作与研究十余年,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及地方美术展,曾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苏州美术馆等收藏,并受邀赴海外参展和交流,屡获殊荣。

原文转载如下:

潘仕学:麻料村银匠的守艺传家

(中国文化报记者王学思 文/图)10月末,淘宝金牌卖家朱婷带着自己经营了5年的手作品牌“又及”在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参展。这是她第一次参加线下的实物展览展销活动。布展结束那天,朱婷将“劳动成果”拍照发了个朋友圈,谁知当晚老顾客们便纷纷“圈图预订”,大半的展品在展览的前一天就已经“名花有主”了。

朱婷第一时间将“前方”的这个好消息发给了老潘。老潘是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的银器制作师傅,接到消息的他也是喜出望外,那天晚饭老潘一家人多炒了两个菜。

老潘其实不老,是名“80后”,叫潘仕学,5年来一直是朱婷的默契搭档,也是她重要的供货商。网络通信和物流配送的发达和便利让相隔万里的两人能够随时随地无障碍地沟通联系、接发订单、设计修改新产品。

● 村寨不说话,却默默记住了一切

老潘所在的村子是雷山县西江镇的麻料村,黔东南地区十分普通的一个苗族村寨。苗族喜银,“无银无花不成姑娘,有衣无银不成盛装”,自明清以来,麻料便以“银饰锻造”在当地小有名气。

上世纪70年代末,贵州尝试改变人民公社经营形式,迈出了农村改革坚实的一步。乘着春风,麻料村的村民们也得以重拾打银的老手艺。据村里的老人们回忆,当时村里的银匠纷纷挑起银匠担子走村串寨去台江、丹寨,甚至是凯里打银,重山阻隔、交通受限,银匠们往往要走上几天几夜的路。村里的很多中青年人还记得,儿时跟着父辈去打银,银匠们每到村寨常常是敲开一家的门,好手艺便在全村传开去,于是他们就挨家挨户地打,生意好到两三年也走不出一个寨子。

就这样,银匠们用勤劳的双脚闯出大山,凭借巧手打出了麻料“银匠村”的口碑,逐渐地,银匠们开始不用再跋山涉水,而是直接在自家接生意。那个时候,走进村寨便能听见叮叮咣咣的打银声,那似乎是村子里最动听的交响乐。

在潘仕学的记忆里,1997年是难忘的一年,不仅因为香港回归,还因那一年麻料村通电了。通电那天,每家每户把能开的灯全都打开,全村人整夜无眠。除了1997年,同在麻料村长大的李雪还忘不了2000年,因为那年麻料村终于通了车。“记得儿时周末不用读书的时候,我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走两个小时的山路去看车。”李雪说,那时村里能通车几乎是每个村民的梦。

● 经历过低谷,也抓得住机遇

虽然车通了,圆了梦,但麻料村人却不曾料到,交通的便利不仅让人们便捷地走出大山,而且也让首饰倒膜机、冲压模具等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李雪回忆,从2000年到2005年,麻料村的手工银饰锻造受到机械化生产的极大冲击,需要手工打银的人越来越少,村里大多数的青壮年就都放弃了手艺,跑到广东等地打工去了。

潘仕学就是打工大潮中的一员。在外打拼并不顺利的潘仕学一次次无奈地回到村里,终于在家人的劝说下,他不再往外跑,横下心开始钻研银饰锻造技艺。

2006年,苗族银饰锻制技艺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这个消息让麻料村的银匠们重新看到了希望。不少银匠又重拾老手艺,跑到湖南、云南等地帮人加工银饰或自己开银饰店。2008年,第三届贵州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西江千户苗寨举行,强力带动了该景区的旅游开发。而这一景区距离麻料村仅15公里路程。一些银匠看到了旅游发展带来的潜在商机,将银饰作坊搬进了西江苗寨景区。没几年的工夫,银匠们就尝到了旅游业快速发展和社会对传统工艺认可度不断提升带来的甜头,麻料全村一共180多户,年收入超过百万元的银饰制作家庭已超过了50户。

● 倦鸟归巢,心安之处是故乡

“尽管大家都赚了钱,但是麻料村却成了‘空心村’。”雷山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李雪经常带媒体去村里采访,每当介绍到家乡是有名的“银匠村”却在村里找不到银匠时,他的心里总是五味杂陈。银匠们也有忧虑。“我们在外开店,一家人租一间很小的房子挤在一起住,孩子们连苗语也不会讲了,更没有安心学打银的氛围。”

去年11月,银匠们返乡过苗年,村里几位年轻的银匠聚在一起,聊到想要重树麻料“银匠村”招牌的想法时,大家一拍即合,决定回家创业、抱团发展。后来,在当地政府、文化部门和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驻雷山传统工艺工作站的支持下,麻料村成立了银饰技艺传习基地。他们将村里废弃的小学改造成银饰加工示范基地和银绣文化展示馆。全村筹资100万元注册了银饰公司,同时还申请了58万元扶贫资金,通过采取“公司+合作社”的经营模式,壮大集体经济,吸引原来村里的银匠回归。

“我们打算将银饰锻造与旅游结合,带动村里的传统工艺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帮助老弱妇孺及贫困村民创业增收、脱贫致富。”潘仕学说,今年4月,麻料村已经正式开始接待游客入村体验田园生活和打银技艺,几个月下来试运营的收益,已经让更多的村民看到了希望。

40年来,银匠们的兜兜转转折射出一个村寨、一个时代的变迁。他们靠手艺养家糊口,他们凭手艺勇闯天下,他们用手艺造福家园;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他们认识了苗族银饰,了解了苗族文化,体验了苗家生活。他们是最美的非遗人。

 

乔麦:愿与桃花共笑春风

(中国文化报记者:薛帅)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始于明、盛于清,迄今已有400余年历史,以精细、秀雅之艺术特色著称于世。2006年,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

出生于1982年的乔麦,从事桃花坞木版年画制作已经15年。“人生短短几十年,能与它邂逅并将其作为人生事业,是我最大的幸福。”乔麦感慨。作为为数不多志愿从事桃花坞木版年画创作的“80后”艺术家之一,一路走来,乔麦见证了多年来年画行业的起起伏伏,也不断更新着自我认知。

● 一见倾心与日日“磨心”

2001年,在一次观展中,刚进入大学的乔麦头一次接触桃花坞木版年画,便与之发生了电光火石般的“化学反应”。“虽然学画十几年,但在那一瞬间所有色彩才被真正点亮。”回忆起这场最初的邂逅,乔麦用4个字来形容——一见钟情。次年,“桃花运”再次降临,“桃花坞木刻年画研修班”来苏州工艺美院招收学生,凭借扎实的绘画基础,乔麦成为那年招收的4个学生之一,师承桃花坞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房志达、王祖德等。

“木版年画创作不像一些行业,学了马上就能上手,其与大多数非遗一样,必须经过长时间磨炼和点滴积累,才能有所建树。”乔麦坦言,当今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步调与普遍存在的浮躁情绪,与年画创作的过程和要求一定程度上是相悖的,选择这行,需要极大的决心和毅力。

“学年画与谈恋爱一样,需要朝朝暮暮,需要长情与专一。”乔麦介绍,桃花坞木版年画的一幅作品完成周期相当长,且要经过画、刻、印三个步骤,其中仅刻这一道工序,有的作品就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之久。“整个工艺流程是一个从感性到理性再回归感性的过程。”在乔麦看来,艺术家就是在这种重复千遍万遍的过程中实现成长与“拔节”的。“这不仅是在磨时间和磨作品,更是在‘磨心’。只有经历这一过程,才会豁然开朗,才能感悟它的美与内涵。”乔麦说。

● 与时代同行,“桃花”装点衣食住行

曾经,桃花坞木版年画的画、刻、印由不同的人来完成,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学习这门手艺的人必须熟练掌握所有工序。作为青年传承者,乔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寻求创新。浸润于江南文化的她突破以往“多子、多福、多寿”等单调的主题与热闹画风,通过特有的套色工艺,以更细腻的线条与淡雅的色彩,着力刻画江南恬淡、宁静的慢生活。

桃花坞木版年画需要符合当代人审美的新产品、新图式,这是市场所需,也是其在新时代发展的必然选择。在乔麦创作的“午候系列”作品中,《六月午候》《七月午候》《八月午候》分别以荷花、木槿、牡丹为主题,将姑苏风味、江南生活与传统版画风格相融,呈现了新一代年画人对桃花坞木版年画时代感的理解。

2015年11月,台湾知名文创品牌“诚品生活”在苏州开设大陆第一家旗舰店,特邀乔麦入驻开设艺术工作室。自此,乔麦开始以“乔麦年画”为品牌,通过文创产品开发、举办体验课程等方式,扩大桃花坞年画的影响力,推动年画艺术融入生活。“桃花坞年画不只是一幅幅漂亮的产品,更是经典的艺术符号,其艺术特质可以在更多领域使用和推广。”乔麦说。

作为“乔麦年画”创始人,乔麦一直思索如何让年画在当代人生活中更具实用性。她和团队围绕“衣食住行”全方位生活场景,探索开拓年画的新天地,推出的桃花坞年画系列文创衍生品热销于市场。例如,乔麦工作室把年画元素与服饰相结合,做成丝巾、背包、手包、中式服装;年画“结缘”传统中秋佳节,设计出“一团和气”月饼礼盒。她还在苏州打造了一座年画主题的民宿——年画客厅,把年画元素融入民居与旅游开发中。

● 享受“严苛”而幸福的生活

2016年湖南卫视《我们来了》节目中也有乔麦的身影:刘嘉玲、谢娜、赵雅芝等演艺明星来到乔麦年画诚品工作室,体验桃花坞年画制作工艺,对其技艺大加称赞。其实,对乔麦而言,诚品工作室的尝试很成功,却不容易,仅制作、销售的人力成本就是不小的开支。她的坚持源于对市场的乐观,对桃花坞年画发展前景的信心。“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乔麦感慨地说,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重新回归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与推崇,非遗事业也越发红火,这必然会吸引更多青年人投入这一行业。

细看乔麦的日程表,会惊讶于她近乎严苛的作息时间。早上6点起床,白天在工作室一边进行刻板、印画,一边辅导自己团队的同事兼学生。晚上7点半进行夜间集中培训,一直到晚上10点收工。回到家又开始进入个人的自由创作时间,看书、查资料、画图……一直到次日零点之后才休息。“虽然每天只睡不到6个小时,但几乎一沾枕头就睡着,始终处于一种完全沉浸或彻底放松的状态。”乔麦说,这是因为每天都充满了获得感、满足感与踏实感。这样的生活美满而幸福,她享受每时每刻。

报刊原文

潘仕学(中)在指导徒弟制作银饰

乔麦在刻板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2012    苏ICP备05020588号-1  工信部

 
🔥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十大靠谱网赌平台-网上靠谱的赌博平台-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